“新流量”正在成为广告主新宠?

       谈及今夏爆款,《亲爱的,热爱的》《陈情令》两部作品是绕不开的话题。两部剧中诞生的三位男主演李现、肖战、王一博,如今俨然已成娱乐圈内的新晋顶流,拥有超高人气的同时,广告代言也接踵而至。


       李现在电视剧《亲爱的,热爱的》走红之后,已如约接下4个品牌代言、4个品牌大使和推广活动,加上之前已有的雅漾、味全、PUMA等广告代言,李现手中握有的品牌代言(含推广活动在内)至少已有10个。耽美剧走红的肖战和王一博,当前商务资源虽不及李现,但其“爆红”之后接下的广告代言,也远超同期偶像。肖战目前已手握3家品牌代言人广告,品牌大使、其他品牌推广数量为7;王一博的品牌代言人广告有4家,品牌大使、其他合作推广数量则达到11,广告代言暂时领先肖战。


       从明星代言广告,到明星商业价值榜单新鲜出炉,“流量们”高低起伏的选拔竞争,犹如乘坐过山车,有人上去、也会有人落地。如今,显然已经到了这批“新流量”的霸屏时期。以李现、肖战、王一博为代表的这批新流量,又是如何获得广告主的青睐?他们的崛起,对明星代言市场又有着怎样的冲击?

      伴随着李现、肖战、王一博共同成长的,还有娱乐圈中挥之不去的“流量”一词。如果将以鹿晗、吴亦凡为首的小鲜肉时代,称之为流量明星1.0时代,那么时至今日,在经历了一茬又一茬的明星迭代之后,娱乐圈中拥有“流量”身份的男星女星,早已不能用时代来进行划分


       作为娱乐圈流量中的最早代表,鹿晗、吴亦凡等人总是被拉出来作为“标尺”,他们的一退一进,无疑都在代表着“流量市场”据悉,鹿晗、吴亦凡最火时期,曾一年拿下超20个品牌代言——吴亦凡更是手握Burberry、BVLGARI、LV三个国际超一线品牌代言,不仅如此,他还是国内迄今为止唯一一位“十大时装杂志周刊”大满贯的获得者,商业价值可见一斑。随着新流量的不断崛起,鹿晗、吴亦凡的商业价值也在不断缩水。今年,鹿晗新增的广告代言人品牌中有且仅有“康佳”一个,其余一系列品牌代言,如卡地亚(品牌挚友)、爱彼Audem(品牌大使)等一系列代言,都是以往已有。比起早期如日中天的自己,现如今的鹿晗才真的是“日薄西山”。吴亦凡今年接下的三个品牌代言人广告益达、韩束面膜和良品铺子,则是中低端日常用品的典型代表。如此“亲民”的举动,也不得不让人开始质疑起其自身的商业价值。加之,今年吴亦凡曾以一曲《大碗宽面》,横扫饿了么、美团两大美食平台,不禁更让人产生疑问:亲民路线才是吴亦凡打开观众心门的正确方式?

同样被称为顶级流量的杨洋,在去年无过多作品露出之际,由其代言的RIO鸡尾酒、服装品牌森马,分别被邓伦和白宇“拿下”;一线品牌BALLY在邓伦走红之际,更是将其签约为亚太区品牌代言人,而该产品的上一任代言人则是“85小花”唐嫣;98年出身的蔡徐坤,今年6月拿下的Prada“蓝血”代言,是继吴亦凡、李宇春之后,国内第三位拿下顶级时尚资源的艺人……类似的案例还有欧莱雅、欧币泉等一系列品牌代言,不断更换的品牌代言人。


      老流量的影响力下滑,也在一定程度上见证了诸多新流量的崛起。从《镇魂》中走出来的朱一龙、白宇,广告代言最多时曾分别达到18和13个。朱一龙超话和商业价值更是霸占榜首多月,直至新流量的崛起,其流量数据才被邓伦等一众后起之秀反超。

       相关数据显示,截止至今年8月,广告品牌代言艺人分布年龄中,90后艺人接下的广告代言数量占比68%,80和00后占比则分别是16%和15%。由此可见,年轻艺人的更新迭代和广告主们对“新流量们”的趋之若鹜。明星代言与明星个人之间的关系本就是一种“互为利用”的共生关系。星借助品牌力证明自己的商业价值,而广告主看重的正是该明星身上所持有的自身人气和粉丝市场购买力等等。广告代言人的不断更迭,实际上也是明星之间优胜略汰的一种残酷竞争。更多精彩尽在北京星亮点。




手机:18600016221
star-rank-QRCode star-rank-QRCode

发送我的需求

如需了解明星出场费/明星演唱会/明星代言/明星自媒体(微博、小红书、抖音)费用详情,请留言。客服将于第一时间给予回复!